中国货币宽松猜想:首选不是降存准,是再贷款?

发布时间:2014/8/27 0:47:50    字号:

今年年初以来,中国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始终未减,各方对货币政策的共识看法是,适时发挥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托底作用既顺应社会呼声,也得到决策层认可。至于“如何放松”,近来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央行货币宽松的首选是再贷款政策。

中证报报道认为,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仍将坚持“总量稳定、结构优化”的基本取向,定向宽松可能是最优选择,可能采取措施包括:1、增加再贷款规模及拓展其范围,加大再贷款利率优惠;2、区域性定向降准;3、直接购买国债、金融债等资产;4、定向放松存贷比限制。

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认为,今年央行提供长期流动性的首选不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而是再贷款。在经济下行时期,降准势必引起平台债务再扩张,而在美联储今年退出QE时,降准也会给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带来很大不确定性。

钟正生提到,再贷款作为首选有三大优势:1、可拓展长期基础货币投放渠道,提升商行的资产扩张能力和货币乘数;2、可进一步拓宽使用范围,配合财政政策定向发力;3、开展再贷款无需向市场披露。

钟正生认为,鉴于货币政策面临防控债务和稳增长的两难,中国央行不愿全面宽松,只能选择定向发力。针对特定领域注入流动性,不会大幅流入城投和国企等软预算约束平台,正应了央行希望对体制内外部门“分而治之”的结构性视角。

从过去九年新增基础货币来源变化估计,国信预计今年存在1-1.3万亿基础货币缺口。公开市场操作可以用于平滑流动性,但是难以提供长期基础货币。

基础货币的巨大缺口需要央行释放长期流动性。据《中国人民银行法》第三十条规定,央行原则上不允许向非银行机构贷款,但在国务院许可范围内,央行可以发放再贷款且期限不受一年的限制。

但钟正生也指出,与其他基础货币投放工具相比,再贷款最大的特点是信用贷款,不需要特定的抵押品,可同时也存在信用风险问题。再贷款短期可能承担部分基础货币投放的职责,长期来看央行还需要完善抵押品框架,拓展基础货币投放渠道。

姜超等海通证券宏观研究员也认为,降准等全面宽松政策出台的概率不大,再贷款或将成为政策微调的主要工具。

在创造基础货币方面,海通列举目前三大创造渠道:购买国债、外汇和对金融机构再贷款。虽然外汇占款取代再贷款成为货币创造主渠道,但在在外汇占款逐渐淡出的背景下,再贷款将在货币创造中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。

除了调节流动性,央行明确再贷款政策还承担了其他三大功能:1、支农和支小贷款这类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;2、以危机中的中小金融机构发放紧急贷款为主的金融稳定再贷款;3、包括最近向国开行再贷款支持棚户区改造在内的专项政策性再贷款。

海通预计,再贷款在货币创造中的作用进一步加强之后,再贷款利率将更多体现货币政策意图,对货币市场利率的影响或日益加强。

 
上一篇:专员培训现货白银操作技巧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经济持续下行 银行信用卡坏账率创七个季度新高
 

版权所有 Copyright @ 2014温州腾轩防爆电器有限公司Tel:136 5651 5093

 公司地址:浙江省乐清市柳市镇